19閱讀網  |  最近更新  |  TAG  | 
19閱讀網
當前位置:首頁 > 邪教犯罪的原因分析

邪教犯罪的原因分析

來源:互聯網 時間:2017-07-20 閱讀: 手機版

篇一:邪教犯罪的原因分析

摘 要 : 邪 教 具 有組 織嚴 密 、 精神 控 制 、 非 法 斂財 和 實 施 暴 力 活 動的 特點 。

邪 教 犯罪 的 偵 查 難 點 來自 邪 教組 織 及 其活 動的 隱 蔽 性 、 多 樣 性 、 反 復 性 。

對 此 , 偵查 邪 教組 織 犯罪 案件 , 應 當 培養和強化 邪 教 犯罪 的 偵查 意 識 , 側 重 運 用 技術偵查 和內 線 偵查 , 挖掘 犯罪 線 索 和 證據 , 形 成 嚴 密 的 證據 鏈 條 , 徹 底 摧毀邪 教組 織 。

關鍵詞 : 邪 教 ; 犯罪 ; 偵查 中圖分類號: D918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 : 1671-0541 (2015) 01-0049-05根據相關司法解釋 , 邪教組織是指冒用宗教 、 氣功或者其他名義建立 , 神化首要分子 , 利用 制造 、散布迷信邪說等手段蠱惑 、蒙騙他人 ,發展 、控制成員 ,危害社會的非法組織 。

當前 ,邪教組 織及其活動呈現多樣化趨勢 , 涉及領域與地域范圍廣 , 受害人群年齡跨度與職業跨度大 , 社會危 害性大 ,對邪教犯罪存在發現難 、查證難 、追訴難等問題 。

因此 ,懲治邪教應當在充分了解邪教及 其活動的特點 、 規律 , 分析懲治邪教難點的基礎上 , 強化刑事司法工作 , 對邪教犯罪予以嚴厲的 刑事打擊 ,即在法治軌道內懲治邪教 、打擊邪教犯罪 。一 、 邪教的特征 ( 一 ) 邪 教 具 有組 織嚴 密 的 特 征 為了加強管理 , 邪教組織一般都以教主為核心建立自上而下的等級嚴密的制度 , 要求下級 要對上級的指令和安排絕對服從 , 并在組織內部設立教規等 , 嚴格規范信徒的日常行為 , 使其逐 漸失去思想和理智 ,徹底淪為邪教組織的傀儡 。

一方面 , 在邪教組織內建立 “ 教主 — —— 骨干分子 — —— 信眾 ” 的垂直并具有集權性質的結構 , 信息 、 指令由上至下傳遞 , 對信徒進行結組化管理 , 反對成員獨來獨往 , 在進行各種集聚活動時 采取封閉式管理 , 教徒在信息傳遞或組織活動時都使用化名或暗號 。

另一方面 , 采取信息等級 制 ,對信息保密程度進行級別化管理 。

例如 ,“ 全能神 ”邪教教義 《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 》中 規定 :“ 在工作或教會的事務之中除了順服神之外 , 一切應聽命于被圣靈使用的人 , 違背一點兒 也不行 ,得絕對服從 。

”“ 全能神 ”邪教所有 “工作安排 ”均由 “帶領 ”進行傳達 ,并且要求必須 “人傳 人 ”,“ 帶領 ” 把 “ 工作安排 ” 交給 “ 工人 ” 看 , 并進行講解 ,“ 工人 ” 理解后再口頭傳給基層信徒 。

此— —— —— — —— —— — —— —— — —— —— — — — 收稿日期 : 2014-10-18 作者簡介 : 楊郁娟 (1974-),女 ,云 南 保 山 人 ,中國人 民 公安 大 學 偵查 學 院 副 教 授 ,法 學 博士 ,主要 研究方 向:偵查 學。 外 ,邪教的組織財政狀況也是隱秘的 。

邪教組織利用欺騙性手段斂聚錢財 ,支持其各種犯罪活動 以及教主 、骨干分子的享受 ,對其財政收入進行隱秘化管理 ,信徒無權知悉 。( 二 ) 邪 教 具 有 精神 控 制 的 特 征 邪教對信徒實施精神控制 ,主要有以下三種方式 : 其一 , 通過灌輸邪說 、 反復宣講教義 、 舉行特定儀式等對信徒進行 “ 洗腦 ”, 激發信徒的信教 熱情 , 煽動信徒本能的沖動 , 使他們喪失獨立思考 、 辨別是非的能力和自主行動的能力 , 使信徒 們為邪教的信仰而獻身 ,為邪教的信仰而犯罪 。

這些精神控制活動具有強烈的誘惑性 ,具有增強 邪教內部凝聚力的作用 ,使邪教成為獨立于主流社會的亞社會組織 。

其二 ,對信徒實施隱形脅迫和暴力控制 。

邪教組織往往并不直接使用暴力手段 ,而是故意利 用教徒對潛在暴力的恐懼來控制 、 管理信徒 , 當隱形脅迫無法達到遏制信徒反抗的效果時 , 邪教 組織就會直接采用暴力手段 。

例如 ,“ 全能神 ”邪教組織設有專門打壓脫教 、退教 、逃跑教徒的 “護 法隊 ”, 通過對實施反抗行為的信徒實施毆打來警告不愿入教或意圖離教的人 。

部分教徒害怕遭 受邪教組織報復打擊 ,在訴訟期間或關押后都不敢講出所知悉的犯罪內幕 。

其三 , 邪教將其信徒逐步從思想上 、 行動上 、 組織上與現實社會隔離 , 以達到完全控制信徒 的目的 。

在全世界范圍內 ,邪教的活躍與傳統家庭的衰落關系密切 。

現代社會中 ,傳統家庭的穩 定性及其社會功能受到一定影響 , 邪教采取否定世俗家庭關系的方法迷惑 、 發展成員 , 進而控制 信徒 ,甚至在組織內部建立虛擬家庭或其他基本社會單元 , 建立相對獨立和封閉的 “ 勢力范圍 ”。

例如 ,“ 法輪功 ”邪教把世俗的親情也歸入所謂的 “ 業 ”, 要求人們徹底拋棄親人 , 謊稱只有這樣才 能 “上層次 ”。

( 三 ) 邪 教 具 有 非 法 斂財 的 特 征 攫取金錢是邪教組織最原始 、最真實的目的 ,也是維持邪教存在與發展的經濟基礎 , 為滿足 邪教教主及其骨干分子的奢侈 、豪華生活 ,邪教組織及其頭目幾乎都是瘋狂斂聚錢財 。

一方面 , 邪教教主及其骨干分子要求信徒將其財產奉獻給教主 , 或者通過舉辦各種學習班 收取高昂學費 , 或者通過所謂 “ 心理治療 ” 騙取高額治療費 , 或者強行高價推銷其出版的各類圖 書 、音像制品等 ,使信徒將大批錢財交給邪教組織 , 一些在產權屬于邪教組織的企業里工作的成 員甚至不領工資 。

另一方面 , 一些邪教組織以商養教 、 以商養功 , 開辦實體 , 通過合法手段的企 業 、購買其他企業股份 、與其他人合辦企業等方式 , 使企業成為邪教組織發展的載體 。

例如 ,“ 門 徒會 ”邪教組織在北京 、遼寧 、陜西 、 江西等地開辦汽車修理廠 、 美容院 、 裁縫店等經濟實體 , 并以 舉辦武術培訓班為名 ,在山西 、山東 、北京 、浙江等地建立培訓基地 。

( 四 ) 邪 教 具 有 暴 力 活 動的 特 征 反社會性 、 反人類性是邪教的本質特征 , 也注定了邪教的暴力犯罪活動比一般的暴力犯罪 更加殘忍 、瘋狂 。

對于組織內部的信徒 ,邪教可能以暴力犯罪實施控制或報復 。

同時 ,邪教組織不 惜以信徒的生命 、健康為犧牲品和政治賭注 , 誘使信徒集體自殺或制造綁架 、 暗殺 、 投毒 、 爆炸等 犯罪 。

當其內幕曝光 、罪行敗露 ,教主更會孤注一擲地策劃實施慘無人道的恐怖活動 。

邪教日益 成為威脅人民生命財產安全 、政治穩定和社會安寧的恐怖之源 。

二 、 邪教犯罪的偵查難點 ( 一 ) 邪 教 犯罪 的 偵查 難 點 來自 邪 教組 織 及 其活 動的 隱 蔽 性 首先 ,不同于其他刑事犯罪直接展現其反社會性 ,邪教往往借助宗教的儀式與信仰 , 行反社 會 、反人類 、反科學之實 ,宣揚非理性的 、超自然的愚昧迷信和妖言邪說 。

這些活動在實施之初常 常因為披著宗教的外衣難以識別 , 在發展 、 強化后則會因為信徒的癡迷而認為理所應當 , 使邪教 及其活動具有較強的隱蔽性 。

因此 , 在法律范圍內懲治邪教 , 必須在法律規范上明確邪教的本 質 、 特征和表現形式 , 特別是將其與正常的宗教區別開來 , 并充實和細化宗教管理行政規范 , 為 準確識別 、界定邪教提供法律依據 。 其次 ,邪教對信徒的精神控制使其喪失理性思考和辨別是非的能力 , 盲信盲從 , 認為所從事 的違法犯罪活動是為信仰做奉獻和犧牲 。

信徒既是被害人 , 也往往是犯罪者 , 不會報案 、 檢舉或 配合司法機關的查處行為 ;邪教對信徒的暴力活動或以暴力相威脅 , 又使其不敢報案 、 檢舉或配 合司法機關的查處行為 。

由此可見 , 邪教犯罪兼具毒品犯罪 、 賭博犯罪相類似的特點 , 即無明確 被害人 ,被害人也是加害者 ,被害人憚于組織淫威不敢報案 、 檢舉或做證 。

這一隱蔽性的特點為 獲取案件線索 、實施偵查打擊制造了困難 , 公安機關應重點以內線偵查 、 技術偵查等方式展開偵 查工作 。

再次 ,邪教的組織程度較為嚴密 ,教主和骨干分子往往深藏幕后 , 遙控違法 、 犯罪活動 , 一有 風吹草動即潛逃藏匿 。

信徒單線聯系 ,或以化名相稱 ,使公安機關很難查明信徒的真實身份并展 開順線偵查 ,難以查獲全部犯罪嫌疑人尤其是教主和骨干分子 。

此外 ,邪教活動往往涉及區域較 廣 ,對異地公安機關的密切協作帶來很大挑戰 。

因此 ,公安機關在偵辦邪教犯罪案件時必須反應 迅速 、情報共享 、統一行動 、周密部署 , 在訴訟處理時充分運用區別對待的刑事政策 、 證人保護的 程序規則等實現分化瓦解 ,徹底鏟除邪教組織 。( 二 ) 邪 教 犯罪 的 偵查 難 點 來自 邪 教 違 法 、 犯罪 活 動的 多 樣 性 邪教違法 、犯罪活動的表現形式多種多樣 ,既有違反宗教行政管理法律規范 、 行政管理和處 罰法律規范的一般違法行為 ,也有違反刑事法律的犯罪行為 。

在刑事犯罪方面 ,根據我國現行法 律規定 , 邪教犯罪可能觸犯的罪名除組織 、 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和組織利用邪教組織 致人死亡罪兩個罪名以外 , 還可能觸犯危害國家安全 、 危害公共安全 、 侵犯公民人身權利 、 民主 權利 、侵犯財產 、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等方面的多項罪名 。

這些犯罪的主觀要件 、客觀要件 、主體要 件及刑罰罰則等各有不同 , 使認定犯罪面臨諸多困難 , 如未能查明邪教組織與具體犯罪行為的 關聯 , 從而被迫肢解案件 , 僅僅做到查處個人 、 追究 懲罰 部分犯 罪嫌疑 人或邪 教組 織的部 分罪 行 ; 未能查實邪教組織的嚴重罪行而輕縱骨干分子 , 造成除惡未盡的后患等 。

解決這一懲治難 點 ,一方面 ,需要完善法律規范 ,構建從宗教管理 、 行政管理與處罰 、 民事法律規范到刑事法律的 法律體系 , 形成輕重銜接 、 層級嚴密的法網 ; 另一方面 , 在司法實踐中應注重策略 、 深入細致 , 做 到案情明確 、證據充分 ,準確查明各個具體犯罪與邪教組織之間的關聯 , 認定和查處邪教組織的 所有罪行 。

( 三 ) 邪 教 犯罪 的 偵查 難 點 來自 邪 教組 織 及 其活 動的 反 復 性 從客觀上看 , 盡管隨著邪教組織及其違法 、 犯罪活動的查 處和 不斷曝 光 , 不少 信徒幡 然悔 悟 ,社會公眾逐漸了解到邪教的危害 , 但是 , 邪教根植于我國現代化建設過程中傳統的農業社會 向現代工業社會急劇轉型的社會現實 , 與社會基本組織 、 社會結構和生活方式的變化密切相關 , 決定了邪教活動及懲治邪教的復雜性和長期性 。

從邪教組織的發展上看 ,在政府的嚴厲打擊下 , 邪教組織往往改變策略 , 活動方式更加隱蔽 , 隨著 邪教逐 漸發 展壯大 , 邪教組 織的信 徒越 來越 多 ,經濟實力越來越強 ,政治野心之產生和膨脹 , 暴力性和危害性更加突出 。

針對反復性這一懲 治難點 , 需要政府持之以恒地嚴厲打擊邪教組織的各類違法 、 犯罪活動 , 只有依法追究 、 打早打 小 、 除惡務盡 , 充分揭露邪教反社會 、 反人類 、 反科學的本質 , 才能體現法律的懲罰 、 震懾和教育 功能 ,遏制邪教的形成和發展 。

三 、 邪教犯罪的偵查要點邪教犯罪具有組織性和隱蔽性 ,在偵查中需要運用策略 ,具有經營意識 ,分化瓦解 ,深挖犯罪 , 形成嚴密的證據鏈條。

結合法律規定和邪教犯罪偵查經驗 ,在對邪教犯罪進行偵查時 ,應注意 :( 一 ) 培養和強化對 邪 教 犯罪 的 偵查 意 識 在當前邪教犯罪偵查中 , 由于偵辦經驗的不足 , 特別是對法定證據的標準 、 要求把握不準 , 往往造成難以搜集到認定邪教犯罪的證據 , 或者人為地肢解案件 , 將邪教犯罪案件分解為若干 具體的犯罪 , 或者僅能打擊處理犯罪組織的外圍或底層人員 , 身居幕后的教主或骨干分子卻逍 遙法外 。

為此 ,偵查人員應培養和強化經營意識 、整體意識和證據意識 。

偵辦邪教犯罪案件的經營意識 ,要求偵查人員有長期作戰的思想準備 。

邪教犯罪案件一般 涉案人員眾多 、 涉及罪名多 、 時間跨度大 、 涉及范圍廣 , 辦案周期必然比一般刑事案件辦案周期 長 , 特別是訊問工作量大 、 社會輿論壓力大 , 往往需要講求策略并投入較多的人力 、 物力 、 財力 。

此外 ,經營意識還表現為調查取證中運用策略的意識 ,注意分化瓦解 、公秘結合等 。

偵辦邪教犯罪案件的整體意識 , 要求偵查人員注意各個具體犯罪行為之間的聯系 、 各個犯 罪行為人與邪教組織之間的聯系 , 特別是直接實施犯罪活動的組織成員與犯罪組織的領導者 、 指揮者之間的聯系 。

實踐中 ,偵查人員把直接實施犯罪行為的人的罪行查實了 ,但是這些罪行受 誰的指使 、指揮卻難以查明 ,往往造成真正的組織者 、領導者沒有受到查處 ,或判刑較輕 。

在這方 面 ,應當依據犯罪行為人相互印證的口供以及其他書證 、 物證等間接證據的相互印證予以證實 , 即應突破以往偵辦具體案件圍繞現場獲取痕跡物證的思維限制 , 發現組織 、 指揮 、 教唆 、 暗示 、 鼓 勵等行為的證據 ,從不同側面證實組織者 、領導者的罪行 。

偵辦邪教犯罪案件的證據意識 ,要求偵查人員在搜集和審查證據時注重證據的形式合法性 和內容的真實性 、關聯性 ,特別是邪教犯罪觸犯多種罪名 , 證據材料數量大 、 形式多樣 , 應注意搜 集各種形式的證據 ,從不同側面證實犯罪 。( 二 ) 側 重 運 用 技術偵查 和內 線 偵查 , 挖掘 犯罪 線 索 和 證據 邪教犯罪具有某種程度的組織嚴密性 , 被害人往往也是犯罪人 , 或被害人懾于邪教淫威不 敢報案或提供證據 , 對其罪行展開偵查打擊常常需要采取技術偵查或臥底偵查等內線偵查措 施 。

現行 《刑事訴訟法 》為公安機關展開內線偵查提供了法律依據 。

《刑事訴訟法 》第 148條規定 ,公安機關在立案后 , 對于危害國家安全犯罪 、 恐怖活動犯罪 、 黑 社會性質的組織犯罪 、重大毒品犯罪或者其他嚴重危害社會的犯罪案件 , 根據偵查犯罪的需要 , 經過嚴格的批準手續 ,可以采取技術偵查措施 。

邪教犯罪嚴重危害公民人身 、 財產安全 , 嚴重妨 害社會公共秩序 ,符合使用技術偵查的條件 , 偵查人員應當依法申請采取技術偵查措施 , 查獲犯 罪線索 。

《刑事訴訟法 》第 151條規定 ,為了查明案情 ,在必要的時候 , 經公安機關負責人決定 , 可以由 有關人員隱匿其身份實施偵查 。

第 152條規定 ,依照本節規定采取偵查措施搜集的材料在刑事訴 訟中可以作為證據使用 。

如果使用該證據可能危及有關人員的人身安全 , 或者可能產生其他嚴 重后果的 , 應當采取不暴露有關人員身份 、 技術方法等保護措施 , 必要的時候 , 可以由審判人員 在庭外對證據進行核實 。

據此 ,偵查人員為查明案情和邪教組織內部情況 ,可以制訂周密的行動 方案 ,選擇適宜的打入犯罪組織的偵查人員 , 開展公秘結合的偵查活動 , 搜集掌握邪教組織內部 的情況 ,掌握其組織體系 、內部結構 、 主要成員和分工 、 上下級之間的聯系活動 、 資金來源及其使 用方式等內幕情況 ,充分獲取邪教組織進行犯罪的證據 。

臥底偵查人員搜集的證據可以直接在 訴訟中作為證據使用 。

( 三 ) 形 成 嚴 密 的 證據 鏈 條 , 徹 底 摧毀邪 教組 織 邪教犯罪觸犯罪名多樣 , 涉及人員眾多 , 往往時間跨度大 , 地域范圍廣 , 想要徹底摧毀邪教 組織 ,必須注重證據的搜集審查工作 ,形成嚴密的證據鏈條 。

1. 證實教主或骨干分子的組織 、領導行為的證據 證實組織 、領導行為的證據主要有 :(1)組織成員名冊 、 招募協議 、 組織成員登記表 、 任命書 、 委托書 、 聘用書 、 會議記錄等書證 , 注冊了形式合法的企業 , 包括企業營業執照 、 賬本 、 違法所得 財物分配登記表及為實施違法 、 犯罪活動領取的工資 、 報酬等書證 。

(2) 書面的幫規 、 組織文件 , 該組織的名稱 、組織綱領 、教規等書面材料 、 決心書 、 保證書等書證 。

如果沒有成文的組織幫規 , 則根據日常活動中的組織紀律體現組織性 , 如集中住宿 、 集中就餐 、 集中培訓 、 學習 , 培訓學習中 必須遵循的特定儀式等 。

(3) 通過詢問 、 訊問搜集有關言辭證據 , 重點查明 : 邪教組織發起經過 , 成立的時間 、地點 、活動宗旨 ; 教主 、 骨干分子的姓名 、 綽號 、 代號 、 個人自然情況 、 體貌特征 、 組織 分工 、 責任范圍和活動區域 、 行為習慣 ; 邪教組織發展成員和組織成員培訓 、 學習的時間 、 地點 、 內容和方式 ;對組織成員實施懲戒或獎勵的時間 、地點 、內容 、方法 、原因 、經過 、參與人等 。

(4)能 夠證實上述情況的視聽資料 、 勘驗檢查筆錄等證據 。

證實組織 、 領導行為 , 偵查人員應在查實直 接實施違法 、犯罪行為人罪行的基礎上 ,進一步查明這些罪行受誰的指使 、指揮 。

在這方面 ,主要 依據犯罪行為人的口供相互印證 , 其他書證 、 物證 等間接 證據 的相互 印證等 , 間接證 據非 常重 要。

2. 證實教主或骨干分子精神控制行為的證據 證實精神控制的證據主要有 :(1)物證 ,即邪教組織實施學習 、 培訓 、 舉行邪教儀式活動的物 品 , 如練功坐墊 、 邪教法器 、 邪教信物 、 邪教圖符 、 邪教標志 , 邪教實施學習 、 培訓 、 舉行儀式活動 的現場痕跡物證 。

這些物證客觀 、直觀地反映邪教的活動內容 ,具有很強的證明力 。

(2)各類反映 邪教教規 、 教義的宣傳品 , 如傳單 、 圖片 、 標語 、 報紙 、 書籍 、 刊物以及 DVD 、VCD 、 錄音 、 錄像等音 像制品 。

這些宣傳品中包含大量反映邪教反政府 、反社會 、反科學 、反人類的內容 ,是界定該組織 邪教屬性的關鍵證據 , 也是對犯罪嫌疑人進行定罪和量刑的主要依據之一 。

(3) 言辭證據 , 包括 證人證言 、被害人陳述和犯罪嫌疑人口供 。

這些言辭證據的內容反映邪教教義 、教規的內容以及 邪教實施精神控制的方式 、方法 ,能夠相互印證查明邪教組織的活動方式和規律 。

3. 證實教主或骨干分子暴力控制行為的證據 證實暴力控制的證據主要有 :(1) 通過詢問被害人了解受侵害的時間 、 地點 、 手段 、 原因 、 經 過 、結果 、犯罪行為人的特征等 。

(2) 通過訊問犯罪行為人 、 被告人和詢問證人 、 知情人了解多次 實施違法行為或犯罪行為的時間 、 地點 、 手段 、 原因 、 經過 、 結果 、 被害人等 。

(3) 搜集證實犯罪組 織多次實施違法行為和犯罪行為的物證和書證 , 如槍支 、 彈藥 、 管制刀具 、 通訊工具 、 交通工具 、 派出所等部門執法卷宗材料等 。

(4)鑒定意見 。

包括尸體檢驗鑒定 、傷情鑒定 、精神病鑒定 、痕跡 鑒定等 , 這些鑒定意見表明被害人的死亡時間 、 受害部位 、 致死或致傷原因等 。

(5) 勘驗檢查筆 錄 、 搜查記錄 、 扣押物品文件清單 。

包括犯罪組織藏匿犯罪工具 、 贓物 、 贓款的現場勘驗檢查筆 錄 。

從事具體犯罪活動或違法活動的現場勘驗檢查筆錄 、搜查筆錄等 。

(6)視聽資料 。

包括重大 案件現場錄像資料 、訊問 、詢問錄像 、錄音 、犯罪組織的電子數據等 。

4. 證實教主或骨干分子經濟欺詐行為的證據 證實經濟欺詐的證據主要有 :(1)被害人遭受損失的原因 、 經過和數額 , 如被敲詐的財物 、 繳 納的保護費等 。

(2)為教主或骨干分子享樂 、服務的支出 ,如購房 、購車 、旅游費用等 。

(3)為邪教 組織實施活動提供物質保障的支出 ,如辦公室租金 、成員的食宿費用 、服裝費用 。

(4)通過開辦形 式合法的公司企業獲得的經濟利益 。

從證據形式上來說 , 體現上述情況的證據有 : 書證和物證 , 如現金 、 票證 、 產權證 、 營業執照 、 生產經營狀況證明材料 ; 工商 、 稅務 、 海關 、 公安派出所等執法 部門的執法卷宗 ;鑒定意見 ,如物品估價鑒定結論 、 產權文書的文書鑒定等 ; 勘驗檢查筆錄 , 如非 法集會 、管理經營活動 、存放贓款贓物和犯罪工具的場所的勘驗檢查筆錄 ; 犯罪嫌疑人供述和辯 解 、證人證言 、被害人陳述等 。

(責任編輯 :鄭愛青 )

篇二:邪教犯罪的原因分析

邪教犯罪的特點分析_交通運輸_工程科技_專業資料

邪教犯罪的特點分析_交通運輸_工程科技_專業資料。l TheoryResearch★★理★★論邪教犯罪的特點分析(南京森林警察學院,南京210046)摘要:邪教犯罪活動是在世界范圍內存在的一種反社會、反人類、反理智的

l TheoryResearch★★理★★論邪教犯罪的特點分析(南京森林警察學院,南京210046)摘要:邪教犯罪活動是在世界范圍內存在的一種反社會、反人類、反理智的極端社會行為,成為今天的人類社會所面I臨的最危險、最復雜的犯罪現象之一。作者從犯罪學研究的角度對邪教犯罪特點進行了分析,以期把握邪教犯 罪活動的規律,有效地打擊和預防邪教犯罪。

關鍵詞:邪教犯罪;犯罪特點:犯罪學角度中圖分類號:D92文獻標志碼:A文章編號:1002--2589(2011)05一0094—02中國的邪教組織,其中有的是土生土長,有的是從國 外滲透進來的。它們秘密結社,宣揚歪理邪說。大搞教主崇 拜,實行精神控制,瘋狂聚斂錢財。阻礙人類文明進步。使 邪教犯罪成為今天的人類社會所面臨的最危險、最復雜的 犯罪現象之一,演變成為危及整個世界和平與安寧的邪惡 力量。邪教徒們動輒以各種瘋狂而極端的行為制造震驚人 寰的慘案,其野蠻和殘暴不啻是對人類文明的反抗。

一、不同學科對邪教犯罪的界定 “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是1997年《刑 法》第300條第l款新增的一個選擇性罪名,而對于邪教 犯罪并沒有嚴格的法律規定。我們認為,邪教犯罪也只是 犯罪學意義J二的概念。

從心理學的角度看,邪教犯罪屬于一種有組織的宗教 信仰型犯罪。所謂宗教信仰型犯罪,是指在各種反社會的 宗教信仰支配下所發生的犯罪。它認為信仰是一種穩周而 持久的信念,是個體對某種觀念、思想或理論的極度信服 和尊敬,并以此指導自己行動的心理傾向。

從犯罪學的角度來看.借助以上對邪教的界定及犯罪 學研究邪教犯罪的預防性目的,我們認為,邪教犯罪是指 邪教(具有反社會性的極端團體)實施的具有社會危害性 的違法、犯罪行為。其行為既包括刑法規定的“組織、利用 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行為,還包括邪教組織實施的 違法行為。

二、邪教犯罪的特點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組織和利 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l 條明確規定:“邪教組織”是指冒用宗教、氣功或者其他名 收稿日期:2010-12—28義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說等手段 蠱惑、蒙騙他人,發展、控制成員,危害社會的非法組織。

在中國邪教犯罪主要有“教派類”邪教犯罪和“功法類”邪 教犯罪兩種。與普通刑事犯罪相比,邪教犯罪具有其顯 著的特點。

(一)犯罪的組織化程度強 邪教犯罪一般是有組織的犯罪.是以建立和利用邪教 組織為前提的。邪教“教主”和其他骨干分子為了其自身利 益的需要,都極力發展成員,培植骨干。通過秘密結社、營 造組織體系、建立以邪教“教主”為核心的嚴密組織并在邪 教活動擴張蔓延到的地區建立相應的直屬機構,由邪教組 織的“教主”或“教主”為首的最高權威機構考核和任命主 要負責人,實行垂直領導。邪教組織內部各級機構,又有各 司不同職能的部門,有明確的內部分工,組織體系中制定 有完備的組織制度,實行嚴格的管理控制。其所有的活動, 一切聽命于“教主”及其把持控制的最高權威的組織機構 的指揮.按其組織內部制定的各種規范嚴格執行。如“法輪 功”邪教組織在李洪志和“法輪大法研究會”的領導下,以 各輔導總站、分站、練功點為基礎,形成自上而下的組織形 式,擁有一個龐大的組織體系,并制定了《中國法輪功章 程》、《對法輪大法輔導站的要求》、《法輪大法弟子傳功傳 法規定》、《法輪大法修煉者須知》等規章制度。從組織上控 制了所有“法輪功”習練者,在李洪志的遙控指揮下,一呼 百應;在“被立王”邪教組織中,吳揚明被奉為“父王”,依次 下設了從“主母”到“常青”的16個“權柄”,在“權柄”下又 設“奉差”、“代權”,每個骨干都在其中享有“官職”;在“主 神教”的“主神”劉家昌依次建立了從“主神”一“長老”一作者簡介:王志紅(1964-),女。山西介休人,副教授,從事犯罪學研究。l☆法學研究 “在上主”一“四活物”一“七天使”一“省權柄”一“同工”一“接待家”一“信徒”共八個等級的組織體系,并對每個成員 都有明確的職責要求。邪教組織通過“教豐”及骨干成員的 層層活動,網羅、蒙騙眾多的人員加入其組織中,并形成了 自E而下“金字塔”式的組織形式,構筑龐大的組織機構, 通過非法組織的形式進行傳播,迅速擴充勢力。有的邪教 組織甚至建有所謂第二、第三梯隊使少數骨干處于潛伏狀 態,伺機興風作浪。

(二)犯罪活動詭秘。涉案地域廣泛 邪教組織的頭目和骨干分子為獲取更大的利益和壯 大聲勢,設法拓展其活動空間,引誘欺騙越來越多的人加 入其組織。在成員不斷增多的同時,其活動范圍也越來越 大.致使中圍大部分省、自治區、直轄市都出現了邪教組織 的幽靈。邪教組織在中國的活動,開始是在農村地區、偏遠 地區和城鄉結合部作為主要活動區域。如20世紀80年代 開始在中國農村部分邊區大肆活動的“門徒會”、“呼喊 派”、“被立王”等邪教組織就屬此類。但后來產生的邪教組 織卻逐漸向城鎮、大城市滲透發展。如喧囂一時的“法輪 功”邪教組織就是如此。一些邪教組織還積極向少數民族 地區發展蔓延,有的還在境外建立組織,并且設法使境內 外的邪教組織進行聯結。由于邪教組織成員所謂共同的 “追求”和“利益”,在其嚴密組織管理體系的策劃、動員、指 揮、操縱下,不同地域的成員往往會頻繁地暗中串聯,小的 可跨縣、區,大的跨省、市甚至在全國范圍進行串聯活動。

如“門徒會”的活動涉及8個省150多個縣;“呼喊派”魔影 在十幾個省、市出現;“主神教”的活動涉及全國20多個 省、自治區、直轄市;而“法輪功”邪教更是在中國大部分地 區有過活動。它們串聯的方式也是多種多樣,甚至采取“特 務化”的手段進行秘密串連活動,在聯絡中使用暗語、代 碼、化名等。發展信徒則采取親傳親、友傳友的方式。目前, 一些邪教組織已建立起多種暗中聯絡的渠道,有的還建有 互聯網站并設置密碼進行聯絡,串聯糾合,共同密謀商討 躲避政府打擊取締的“對策”,有的其至采取協調一致的行 動,在同一時間采取相同的方式實施破壞活動。

(三)犯罪成員眾多,成分復雜 對邪教組織來講,成員越多,影響力就越大,活動空間 也就越廣,政府要打擊處理的難度也越大。所以。邪教組織 吸納成員時一般不局限數量、身份甚至是“多多益善”。有 的不用采取任何儀式,只要到邪教組織指定的地點報到, 會”、“主神教”的成員大多是文盲或半文盲愚昧落后的農 民和一些農村的黨員、干部,但后來相繼出籠的一些邪教 組織更善于偽裝,更富有欺騙性,吸收的成員既有不識一 字的文盲,也有研究生學歷的知識分子,成員成分極為復 雜,男女老少、黨團干群、工農學商、無業游民、社會渣滓, 都有可能成為同一邪教組織的成員,“法輪功”邪教犯罪組 織即是典型。

(四)犯罪形式為內外勾結、制造事端 一砦從境外滲透進來的邪教組織本身就有境外背景, 在我境內的活動大多是受境外邪教組織的指使和操縱.活 動經費也多是接受境外資助。近年來,在中國政府嚴厲打 擊取締邪教犯罪活動的強大攻勢下,邪教組織的活動大多 已由公開轉入地下。原在國內活動的一螳邪教組織的頭目 和骨干分子為躲避懲罰,紛紛外逃,但他們并未停止對境 內原邪教組織和成員的指揮控制,在一些反華勢力的支持 和縱容下,又在境外建立組織.設克電臺、電視臺和互聯網 站等,通過各種渠道特別是利用高科技手段與境內進行聯 絡,遙控指揮,不斷地向境內傳“經文”、發“指令”,還通過 秘密渠道提供資金,用以資助境內邪教組織和成員進行各 種違法犯罪活動;而殘存國內的邪教組織及其成員,也想 方設法謀求與躲藏在境外的邪教頭目和骨子分子建立聯 系,以獲得資助,并按境外邪教頭目和骨干分子的指令實 施各種破壞活動。通過內外勾結,邪教組織和成員不斷進 行反動宣傳煽動、擾亂社會秩序甚至實施破壞等違法犯罪 活動,尤其在中國遇有重大節日、召開大型重要國際國內 會議期問、鶯要外事活動等特殊時候,更是頻繁滋事,制造 事端,以期造成國際影響,混淆視聽。

(五)罪行多樣,后果嚴重 邪教都是以“惑眾”、“亂世”和“奪權”為宗旨的非法組 織。作為一股強大的反社會勢力,公然挑戰統治利益,對抗 政府管理,實為社會大患,因此,所有組織和利用邪教的犯 罪,其行為都必然構成對社會管理秩序或公共安全、公民 人身權利、公私財產的侵害,有的甚至危害國家安全和社 會政治穩定。

三、邪教犯罪的表現形式 邪教犯罪的行為方式具有多樣性和不特定性,往往是 多種行為互相交織,同時存在。具體表現為:有的進行反動 宣傳煽動,秘密聚集滋事.非法出版。非法經營,奸淫婦女, 詐騙錢財,蒙騙、指使或脅迫其成員實施絕食、自殘、自虐、 自焚、自殺;有的組織、策劃、實施、煽動分裂國家、破壞國 家統一和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更有甚者已 淪為西方反華勢力的政治工具,充當“走卒”。如“法輪功” 邪教組織就被美國等等西方反華勢力稱為“可用的與中共 對抗的力量”.而且有的還密謀建立基地。組建地下武裝實 施武力對抗等等。

邪教組織參加者眾多。活動詭秘。組織嚴密。其危害程 度非一般刑事犯罪案件所能比,往往會造成十分嚴重的危 害后果。

(責任編輯/魏杰)領取代表該組織的一砦物品、資料。就算加入了組織;有的雖規定要采取一定的儀式,但往往以封建幫會的色彩搞大 眾的集體入教;有的以家族、親戚為紐帶發展成員;還有的 甚至用金錢刺激、給實惠的方式吸收成員等等。邪教組織 所網羅的成員少則幾百、上千,多則幾萬、幾十萬、更有甚 者超過百萬,還有的邪教組織聲稱其人員超過千萬,規模 龐大。大多數邪教組織表面上都聲稱個人有選擇加入和退 出組織的自由,但都使用各種說教和采取誘騙、恫嚇的手 段,使人陷入其中不能自拔。中國早期的邪教,如“門徒 邪教犯罪的特點分析作者: 作者單位: 刊名: 英文刊名: 年,卷(期): 王志紅 南京森林警察學院,南京,210046 學理論 THEORY LEARNING 2011(5)本文讀者也讀過(10條) 1. 徐清華 邪教犯罪問題研究[學位論文]2010 2. 趙康太.ZHAO Kang-tai 當前邪教活動的新動向與我國高校反邪教的歷史重任[期刊論文]-海南師范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2010,23(6) 3. 任錫君.REN Xi-jun 論邪教組織的概念、基本特征及法律對策——兼評邪教 法輪功 的本質與危害性[期刊論文 ]-黑龍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學院學報2001(2) 4. 李若菊.何京紅 新形勢下邪教的特點、趨勢與防范策略[期刊論文]-政法學刊2009,26(1) 5. 王正 邪教犯罪及其偵查方法研究[學位論文]2010 6. 吳明高 論邪教案件的特點及其經濟違法犯罪形式[期刊論文]-政法學刊2002,19(5) 7. 宋晶 淺談邪教的危害及其治理[期刊論文]-科海故事博覽·科教創新2009(10) 8. 吳蓮妹 邪教和有害氣功組織主要特點及其社會危害[期刊論文]-求實2010(z2) 9. 黎亞薇.Li Yawei 邪教犯罪研究[期刊論文]-河北法學2001,19(1) 10. 胡世娟 論邪教犯罪[學位論文]2005本文鏈接:http://d.g.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_xll201105044.aspx 今日推薦

68份文檔

122份文檔

36份文檔

篇三:邪教犯罪的原因分析

當前邪教犯罪的特點、成因及治理策略 時間:2015-06-13 來源:學術堂 所屬分類: 摘要

改革開放后,我國的邪教組織逐漸發展起來。20世紀 80 年代,邪教活動一般分布在偏僻農村等落后地區,進入 90 年代,原有的和新生的邪教開始進入城市,以各種各樣的幌子招攬人群,部分高學歷人士甚至黨政干部也參與其中。近期,一系列由邪教組織導演的血案和沖擊政府的暴行讓我們震驚于其破壞能力,他們危害社會和覬覦政權的野心已昭然若揭。其狐貍尾巴早已揚起,成為危害國家安全的重大隱患,值得理論工作者和政府認真研究如何治理。

一、當前邪教犯罪的特點

現行法律體系中直接界定邪教概念的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和 兩高 于1999 年10 月30 日分別做出的決定和司法解釋,該法對我國《刑法》第 300 條有關邪教組織犯罪的情形進行了具體說明。據此,邪教并不是宗教,只是借助宗教的名義和形式,其本質是反人類和危害社會秩序的。與其他刑事犯罪相比,當前邪教犯罪呈現出以下特點:

(一) 犯罪成員眾多,成分復雜,蔓延迅速

為擴大其影響力和騙取財富,邪教組織吸納成員時一般不限制數量。在貧困落后農村,留守婦女和老人的生活方式極為單調,在城市,以下崗職工和其他失業人員為主體的龐大的困難群體往往對生活和未來信心不足,這部分人渴望構筑自己的 精神家園 ,極易對宗教活動產生興趣,進而被打著宗教和科學幌子的邪教組織所招攬。

(二) 組織嚴密,隱蔽性強

很多邪教組織被打擊后,為逃避覆滅的命運,開始改變策略,其組織結構日趨嚴密,活動更加詭秘,上層骨干分子隱藏幕后甚至境外遙控指揮境內的邪教徒,其成員之間使用化名單線聯系甚至經常進行反偵察培訓。邪教骨干成員往往利用合法身份做掩護建立各種聚會場所,以 遍地開花 的態勢大肆發展下線,密切刺探基層干部特別是政法公務員的動向。由于其體系和具體成員難以掌控,即使有的邪教分子在被公安機關查獲后也多是裝瘋賣傻、一言不發、強詞奪理,往往使偵查工作陷入僵局。

(三) 往往依附于國外反動勢力,有險惡的政治目的

邪教組織的破壞力呈步步升級趨勢。盡管他們一再聲稱 只是為了救贖世人 、 不參與政治 ,但事實上他們已經遠不是剛開始所表現的那樣---只有簡單的教義、以騙錢和騙色為主要目的,而是拼命地排斥那些與自己的歪理邪說不符的社會主流觀念和政治原則,企圖拼湊出一套自我一致的信仰體系。他們往往受國外敵對勢力資助,其在境外的首領受到外國安保人員的人身保護,對境內信教人員訴諸世俗利益,已經具有了一定的社會動員能力,成為有目的、有步驟地在全國乃至世界造成影響并最終實現其不可告人的政治目標的反政府團體。

(四) 編造各種荒謬理論,嚴重影響社會穩定

他們往往宣傳 世界末日 即將來臨,而邪教教主則自稱具有 神功 ,具有決定人類乃至整個宇宙命運的能力,在這種邪說盅惑下,教主對信徒實施精神強制和敲骨吸髓的剝削,試圖將現行法律從邪教組織內部關系中排斥出去而留下專斷和壓迫,這著實是對其所宣揚的 仁愛 、 平等 的尖銳諷刺。盡管如此,卻致使很多信徒沉迷其中不能自拔,有的因此荒廢生產,有的對家庭不管不問長年在外 傳教 ,有的不擇手段甚至利用色相拉攏群眾入教。在公安機關對信徒實施強制措施后,部分信徒在看守所里還如癡如醉地向其他犯罪嫌疑人 解釋教義 .

二、邪教產生的原因

信仰不僅依存于一定的歷史背景,而且也依存于普遍的心理規律。調查發現,很多群眾都承認自己是在 信仰饑渴 的情況下,毫無防備地被他人引上歧途進而越陷越深并最終被邪教所騙的。我們知道,信仰的建立和鞏固,離不開終極關懷的支撐,這正是宗教之所長。那么,為什么我們在文化建設中會出現信仰饑渴或者終極關懷的短缺呢?

(一) 以國家文化權力為視角來認識邪教

縱觀這些邪教的說教,其荒誕不經的程度不亞于當年洪秀全的《原道醒世訓》或義和團的 刀槍不入 口號,對于一個稍具理性的人,就可以輕易看出他們的荒謬。可是,為什么有那么多人甚至大學教授被其蠱惑得如此之深呢? 事實證明,不同時期的信仰體現了人類心理上的不同需求,難以通過專政而使之徹底消滅,簡單地對邪教分子判處刑罰、讓其 上學習班 或者讓普通民眾簽署 拒絕邪教保證書 并不能解決深層次問題。

權力的最高表現形式是國家權力,在本質上表現為特定的力量制約關系。國家的權力包括政治權力,經濟權力,文化權力和軍事權力等四種權力。政治權力是國家特有的權力。權力經過合法化之后,就建立在普遍認同的基礎上,對社會具有普遍的約束力。權力關系是一種動態平衡,永恒的、絕對 合理的 權力是不存在的。

經濟權力是國家在生產、交換、分配和消費過程中對勞動者和勞動產品的支配、控制權,它處理的是一國的生產與消費等問題,對公民的社會生活具有基礎作用。在現代民主政治和市場經濟下,經濟權力需要用稅收法定原則使其合法性得到確認,這一權力主要涉及到 貨幣發行權 、 匯率定價權 和 資產定價權 .當前,由于權力、市場和社會三種力量的失衡,權力幾乎得以主導我國一切的經濟活動, 權力之惡 與 資本之惡 的效果被疊加在一起,經濟活動在相當程度上成為一些官員為追逐其利益(包含但不限于政治利益) 而展開的恣意妄為的活動,這使得社會的發展(住房、教育、醫療等) 大幅落后于經濟增長,由此造成了嚴重的社會不公和管制的低效率。

文化是一個民族的整體生活方式和價值系統,所有的文化符號與實踐都體現了區分和隔離不同階層和族群的功能。文化與制度的選擇并不存在決定與被決定的必然關系,但是,文化卻能夠把現存的利益安排合法化。對于政治建設來說,文化是紐帶,通過文化認同才能建立政治認同,通過文化身份才能確定國家身份。在任何一個區域和國家,其政治合法性若無文化合法性為衣缽而得以加冕,是無法維持下去的,共同文化的認同對一切社會政治秩序的維持都是必要的。政治共同體(無論是古代的城邦,還是現代國家) 必須守衛自己的價值觀,才能成為政治共同體。由于文化已經成為一種能夠對他者行為產生影響力的重要要素之一,國家自然需要利用文化從道義上來為自己的統治進行辯護。對此,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是這樣闡述的: 統治階級的思想在每一個時代都是占統治地位的思想。這就是說,一個階級是社會上占統治地位的物質力量,同時也是社會上占統治地位的精神力量。

宗教是人類社會的結構性因素,它與人類文化同時形成,至今,它仍是一切人類文化的實質并在現實生活中成為重要的力量。盡管嚴格的政教合一和政教分離型國家已是極少數,但是人們的宗教信仰將會長期存在。在人類歷史前行的道路上,宗教史是這條道路上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換言之,宗教是理解社會歷史文化的必需工具。如,16 世紀歐洲的宗教改革推動了資本主義的發展,極大地影響了歐洲和世界文明的進程。美國的外交,在相當程度上是以追求意識形態為目標的外交,而其意識形態來源于基督新教,等等。在整個人類社會,居于上層建筑頂端的宗教對其他上層建筑領域有著決定性的影響,它絕非一種與現實無關的個人情感,而是在人類生活中起著重要作用的一種文化。如,在中國歷史上,每當勞動人民衣食無著的時期,往往會在宗教的引導下揭竿而起。由于我國宗法性傳統宗教的泛世性特點,盡管它對維系中華民族的團結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但卻難以為人們在無限的空間和有限的時間中構建精神家園。所以,當正統宗教受到壓制、民眾對意義的尋求無法得到滿足、政治體制無法解決諸多社會矛盾時,就給了邪教一定的生長空間。

軍事權力是國家行使敵對和毀滅力量的權力,是最高級別的暴力。在農業社會,需要軍事權保護的國家利益基本只限于領土和領海,在工業社會,這一范圍擴展到空中,在信息時代,國家利益被極大地激活,該范圍擴展到網絡空間、基因安全、太空等領域。由于戰爭有嚴重的犧牲立法權力而增加行政權力的傾向,因此,在當今國際法體系下,戰爭權的行使已受到諸多限制,但在上述領域的軍事實力上對他國持有物理優勢進而使自己持有心理優勢仍然是必要的。當前,軍事手段已不再是首選的捍衛主權的手段,國際合作帶來的共贏成果和核武器的毀滅力量使各國對使用戰爭方式解決糾紛心懷顧慮,而經濟規則制定、價值觀滲透等手段正日益取代戰爭等 硬權力 方式成為維護國家利益的核心力量。但在此種情況下,仍然沒有一種文化能夠獨自解決這個世界的所有問題。

因此,任何國家、特別是西方強國必須克制文化殖民的欲望,而應尋求以文化對話的方式與其他國家達成諒解。當然,也有人認為國家權力有三個來源,即暴力、財富和知識(文化) ,但這種說法與上述觀點大同小異。上述四種權力之間的相互關系是理解社會發展的最佳切入點,其互動態勢不但能夠影響歷史方向,而且這些權力本身也為社會提供了組織和制度手段。

盡管上述四種權力在地位上是平等的,但在不同的背景下,每個權力在影響歷史發展上所起的相對作用是有差別的。在人類歷史上,暴力曾經決定一切,以后,金錢又成為至高無上的力量; 現在,知識(文化) 已經成為一個極為重要的因素。在建立全球經濟新秩序、氣候變化或應對病毒(虛擬的和現實的) 等諸多關鍵問題上,武力幾乎無法奏效。以本文論述的文化權力為例,由于一定的文化總是與一定的思維方式和價值理念相聯系,自然而然地它會從社會關系中創造出自己的組織和制度,即一個具有自身感性形態的象征系統,而非僅僅反映現行的社會關系。

因為我活著,所以我活著 ,這不是人的生存狀態,而是動物的生存狀態。人是有理想有信仰的高等動物,宗教需求是人類正常的社會現象,古代有、現在有,將來人類還是要繼續尋找新的終極關懷。如果一個國家的文化供給與需求相比存在短缺,如果政府沒有把文化需求作為人民的切實利益加以考慮并且予以滿足,那么,客觀上邪教就會乘虛而入占領人們的頭腦。

在這一點上,美國曾經有過切膚之痛。該國歷史上曾經歷了嚴厲的宗教壓迫,現在終于選擇了宗教自由和政教分離,盡管新興宗教層出不窮,但那些傳統的、正規的宗教在面臨新興宗教的挑戰時不斷地增強了自己滿足信眾需求的能力,所以該國雖然也存在邪教勢力,但始終處于社會邊緣。

(二) 我國當前文化權力行使存在的問題

文化生產的過程在西方社會已經成為經濟過程的一個重要、從屬的部分,可是,在我國,文化的生產過程卻在很大程度上從屬于政治權力,大量反應生活真實的、為公眾所喜聞樂見的文化作品無法被生產出來。盡管人們需要比較穩定的價值觀念,但是,價值解釋終歸是特定背景中的解釋,而這個背景肯定要經常發生變化。改革開放以來,急劇的社會經濟變遷使傳統的社會結構風雨飄搖,而頻繁的社會流動又使人們的情感無處寄托。在這個情況下,如果國家仍然倡導基于計劃經濟甚至革命戰爭時代的的意識形態,那么很多人就會有 聽天書 之感,該意識形態的空洞說教自然無法打動人們的心靈,也是無法為社會問題的解決提供有效方案的,人們也將普遍感到失望和困惑,社會上自然會出現價值和信仰危機,傳統的計劃體制的意識形態必然受到諸如西方價值觀和邪教的歪理邪說的挑戰。我們應認識到: 現代文明最大的特質就是價值觀多樣化,而價值觀多樣化其實正是自由本身的體現。對于價值觀多樣化環境下的社會治理,當然不能指望過去的那種絕對的意見統一,也不能寄希望于可遇而不可求的道德自覺,最根本的還是要靠制度本身的完善健全,靠法治的程序規則,靠法律的強制執行力和保障力,靠憲法賦予民眾的權利。

建構現代文明,需要文化反思,尤其是關于文化的精神價值的反思。信仰危機影響政權的意識形態合法性,如,以階級斗爭學說為例,其在當前環境下就很難自圓其說。因為現代政府的施政目標是全體公民的善,而非只是 人民 的善; 每個公民都是政府的主人,而非部分公民是政府的主人。換言之,階級歧視是現代政治文明所不能容忍的,何況階級就其本質意義上至今都存在很大爭議。人并沒有階級性,人的階級立場在客觀現實中根本無法操作劃分。可是, 要加強階級斗爭 、 人民內部矛盾 的呼吁卻常見報端,這種輿論很顯然會引起人們的質疑和嘲笑。意識形態的 掐架 和解釋力虛弱問題必然會使官方的宣傳無法滿足人們個人情感的需求,人們自然會尋求一種對現實具有更強解釋力的意識形態,一些邪教學說必然會逐漸占據人們的信仰空白。換言之,我們越是在現代化道路上狂飆突進,就越需要仰望歷史星空確定價值航向、補充精神給養。正是在這個意義上,市場經濟的建設不僅是狹義的經濟變革,而且是一種文化的變革,一個系統的變革,是一場深刻的有時候甚至是痛苦的革命。

改革開放后,由于未能解決好權力的邊界問題,官場貪污腐敗盛行,官德及社會道德全面淪落,令人觸目驚心。腐敗已由以前的小范圍腐敗轉向如今的大面積腐敗,由以前的個人腐敗轉向如今的家族、集體、行業和體制腐敗。一些地方的個別官員已經墮變為一個自我服務型的極端自私的小團體,其職能只是代表該小集團對該地區或行業實施政治經濟統治,并裝模作樣地兼顧社會公共事務的管理。他們對社會資源過度抽取的必然結果是民眾的生存權利被嚴重剝奪。如果民眾稍有反抗或者不滿,就對其進行剛性 維穩 .這些官員所期望的 穩定 ,只不過是在 人民利益 的幌子下,為自己升官發財而肆意進行施政。在這種情況下,利益受損者必須放棄任何反抗,聽任被剝奪而無所怨言。盡管這些官員在公開場合也口口聲聲宣揚其 信仰 ,但在這個民智漸開的時代,民眾都可以看到其 信仰 無非是通向世俗利益的階梯,早已被權力所腐蝕,事實上是極端功利的假信仰。在此情況下,法律只是被視為國家自上而下制定和執行的機械規則,社會在強力維穩下日益萎縮而不再是法律與文化的創造之源。所以,法律自然形同具文而無法維系正義,而信仰的缺失使人們失去對當前和未來的信心,正常生活空間和興趣空間嚴重縮水。于是,一些人對人生價值等重大問題茫然失據,對社會變遷無所適從,精神上陷入強烈的空虛和迷惘,甚至于一些干部和高級知識分子也對此感到沮喪。

人性先于文化,任何文化形態無法改變人性的邏輯,而只能改變人性的實現形式。人類社會運行的規則是人性,它可以改變現行的看似非常堅固的政治運行邏輯。盡管從長期看,人性存在著變化,但是其變化卻是非常緩慢的,政治家們處理現實問題必須立足于人性而非一廂情愿。道德的歸宿是信仰,盡管這個宿主有可能是非宗教信仰,但不可否認一些人尋求道德的努力會被引導到宗教信仰上去,邪教憑借著其偽裝的對社會正義和道德的關切而粉墨登場。可是,與道德無緣的邪教絕不可能把人從庸俗引導到圣潔,反而讓人更加庸俗不堪和可怕。

所以,文化權力需要重塑,唯此才能生產出更多的文化產品慰藉人們尋求意義的渴求,進而向頹廢和偏執開戰; 而只有信仰得以確立,法律才能在構建正義方面富有效率并消除社會不公,由此讓邪教失去生長的土壤。

三、治理邪教的對策建議

從一定意義上講,文化和犯罪之間有著十分重要的關系,犯罪根源于文化的缺陷,犯罪不過是文化的一個側面。因此,基于上述對文化權力的分析,我們就要對文化進行進一步的規劃和建設,營造良好的文化氛圍來預防和治理邪教犯罪的發生。

(一) 靈活掌握從嚴從寬的條件,堅持教育與懲罰相結合

要把不明真相參與邪教活動的人和組織與利用邪教組織進行非法活動、蓄意破壞社會秩序的犯罪分子區別開來,對組織者、策劃者、指揮者和屢教不改的參加者才根據 兩高 《解釋》的規定追究其刑事責任。同時,還要做好實施邪教違法犯罪者的教育、改造和轉化工作,不僅要用科學精神去揭露邪教,而且要用正面的人文價值與之相抗衡,避免一些人陷入精神貧困和心理無助的狀態,使社會充滿關懷和溫暖,以控制反邪教局勢,贏得主動權,消除社會危害。當今社會,科學精神和人文精神是支撐完整文化價值體系的兩大支柱。我們要加強反邪教宣傳工作,普及有關邪教防范的知識,讓廣大群眾充分認清邪教反人類、反社會、反科學的邪惡本質,提高人們對于邪教的免疫能力,這是與邪教斗爭、并最終鏟除邪教的重要出路。

(二) 加強基層政權建設,強化戰斗堡壘作用

高度發達的社區自治文化,能夠在客觀上壓縮邪教的活動空間,避免一些人被裹挾而加入邪教。基層干部與群眾接觸最多,掌握情況最及時全面,也是一些邪教組織刻意拉攏腐蝕的對象。要加大投入,強化教育,提高其反邪教工作意識,通過他們去做群眾工作,全面落實 領導、管理、打擊、改造、教育、防范 等綜合治理措施,構建并完善反邪教網絡體系。

(三) 豐富群眾文化生活,從根源上杜絕邪教產生的源頭

人都是有物質需求和精神需求的,只有兩者都得到滿足,人的心靈才不會畸形,內心才能平和。邪教犯罪多發背后蘊含的危機實際是社會認同危機。

人沒有本性,其本性就是其歷史,沒有歷史,我們就會迷失,我們就會遭受記憶闕失之苦。當前的意識形態建設要注意建立在傳統文化的積極因素之上,同時吸收借鑒世界其它文明的精神成果,讓傳統文化成為順應時代發展、體現中國精神、具有世界視野的先進文化,讓人們不至于荷包滿滿,四顧茫茫。在核心價值體系建設中,我們要注意把最能體現大眾需求的東西梳理出來,努力豐富文化品種,引導人們樹立健康的文化商品消費意識和觀念,從而將文化由失調狀態轉化為和諧狀態。如,我國傳統文化中有大量的可供現代人安身立命的因素,如果對其充分闡發,有助于現代人在激烈的社會競爭中安排自己的生活和科學看待人生價值,避免出現焦慮、彷徨、不安等癥狀。民族文化的意識和自覺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根本要求,我國傳統文化追求的大同社會與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并無本質矛盾,但前提是必須去掉革命戰爭時期共產主義意識形態里等貴賤、均貧富等 破 的內容以適應現代化。

文化本身具有自我發育的能力,除非權力本身刻意去扼殺其這種能力。因此,我們對文化創作要有開放和自信的心態,要注意通過市場機制來激發文化創造力,建立多元化的文化產業投資格局,通過改造落后文化和抵制腐朽文化,讓文化產品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通過市場機制得以實現。我們決不能放棄應有的文化自覺,決不能讓文化市場成為粗俗文化滋生的土壤,否則,我們就無法描繪出這個時代最美麗的心靈圖景以引領民眾。

歷史證明,正統宗教勢力是邪教傳播的有力壓制力量。當前,一些人在加速前進的社會生活節奏中希望尋找心靈的避難所。傳統宗教能給他們以精神上的慰藉,從而減少邪教產生和發展的可能。所以,如果在政府的引導下,有正規的健康的宗教供人們信仰的話,那些邪教在相當程度上就沒有了生長起來的可能。我們要保障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與傳統宗教在愛國主義的底線上求同存異; 同時建立民間信仰引導機制,促使其朝著健康良性的方向發展。但是,宗教只能成為文化建設的補充和輔助,而不能成為主導,以宗教為主來建設一國文化的不良后果在世界上已大量顯現,這應引起我們的警示。

(四) 實行法治,加大反腐敗力度,密切黨群干群關系

調查表明,那些有 被剝奪感 的人,往往會轉向宗教以尋求慰藉的替代物,進而可能會被邪教所蒙騙以否定現行社會秩序。這在相當程度上是因為當前制度的缺失不能達到表達利益訴求和獲得利益平衡的效果。因此,我們不應陶醉于改革開放后經濟的發展所帶來的巨大變化和美好前景,而應該深刻認識到分配正義的缺失和治理體制的不足并迎頭趕上。此外,黨內不正之風和腐敗行為正影響著人們對黨的性質和宗旨的認同,腐敗使部分群眾對意識形態的有效性與權威性產生了懷疑情緒,引發一些民眾對權力主體的離心傾向,滋生百姓的不滿與自卑情緒,精神危機于是由此而生。

當前,我們必須從消解傳統文化中對法治不利的因素著手,從根本上促使傳統文化走向以民主自由為前提的法治文化。現在的當務之急是通過對政府權力的限制帶來更廣闊的自由空間,通過中間社會的成長使得人們的權利訴求走向更加有序,通過獨立而公正的司法制度讓正義得以伸張; 我們必須廢除 法律工具論 ,賦予法律以神圣性,因為沒有這種神圣性,所有的強制都將無效,法律會退化成機械的法條主義,因為強制者本身也會腐敗,而這種強制性就是法律的意識形態向度。

參考文獻:

[1]馬克思恩格斯全集: 第 1 卷[M]. 北京: 人民出版社,1956: 52.

[2]蘇力 . 法治及其本土資源[M]. 北京: 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4: 87.

[3][法]托克維爾 . 論美國的民主[M]. 張曉明,譯 . 北京:北京出版社,2007: 109.

猜你喜歡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神龙宝石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