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閱讀網  |  最近更新  |  TAG  | 
19閱讀網
當前位置:首頁 > _劉天放:紙質與網絡閱讀之爭到底在爭什么?

_劉天放:紙質與網絡閱讀之爭到底在爭什么?

來源:互聯網 時間:2017-04-24 閱讀: 手機版

4月23日是世界讀書日,在數字化閱讀已經很發達的今天,關于“電子書是否會取代紙質書”的爭論一直存在。而“共享圖書”模式的出現,似乎為紙質書的發展打開了新的窗口。(4月25日中新網)

網絡發達以來,網絡閱讀變得時髦起來,不僅改變了傳統閱讀習慣,也深刻影響著紙質書報刊的創作、編輯、出版、發行等諸多環節。“網絡閱讀”真是一個漂亮的新詞,聽起來時尚、清新、靚麗。它是新潮流、新做派、新方法,令人興奮、亢奮、追捧。網絡閱讀方便、快捷、省時,還便于查找,閱讀資源豐富,一不小心還變成了“綠色閱讀”。于是,傳統閱讀逐漸失去了原有地位,甚至面臨消失的可能。

可問題是,真正網絡閱讀的人究竟有多少?那些聲稱自己“網絡閱讀”的人,真的在網上“閱讀”了嗎?電視機盛行,收音機并沒有被淘汰。完全退出歷史舞臺的一個電子通訊產品恐怕只有BP機了,下一個會是紙質讀物嗎?未必。網絡閱讀和紙質閱讀或將長期并存下去。一種新模式出現后,能否取代原有的方式,需長期觀察,也一定要符合人類自身的文化、生理、心理習慣。

對傳統閱讀不存在爭議,爭議點在網絡閱讀。而網絡閱讀最大的難點就在于自律性,自律性之高,一般人根本無法做到。同理,一個平時就不愛讀書的人,讓其網上閱讀恐怕也是勉為其難。當下有一個很不好的趨向,即誰還在紙質閱讀,誰被嘲笑,認為是落伍了。而對網絡閱讀存在的自律困惑、效率偏低、收獲微小等問題卻視而不見,甚至刻意逃避。更糟糕的是,誰都不想捅破網絡閱讀更多的問題與紙質閱讀更多的優勢之間這一層紙。真正想網絡閱讀,并讀出一點深度和新意來其實很難,需超強的自律。無法想象,一個不愛讀紙質讀物的人,一旦上網就能立馬轉變成真正熱愛閱讀之人。網絡閱讀的欺騙性,可見一斑。

“淺閱讀”“碎片化閱讀”“娛樂化閱讀”多是指網絡閱讀。其獲取信息快速且不深究其理,求快、求新的同時卻也失去了閱讀的咀嚼、思考、回味、積淀。相比淺閱讀,深閱讀更強調閱讀的質量,追求閱讀中的體驗,是更高層次的精神享受。而紙質讀物似乎更適合“深閱讀”所提供的文字之美,更可通過其裝幀、設計、紙張的質感或印刷帶來的墨香,營造整體美的氛圍。讀紙質讀物更能體現“文化品位”。書香,恐怕不是機器能夠發出的。

目前該閱讀的還在閱讀(讀紙質讀物,包括轉到網上閱讀的人),而宣稱網絡閱讀的人,未必都在真正閱讀。有人聲稱的“網絡閱讀”,只不過是想掩蓋或因懶惰或有他因不想閱讀的借口而已。事實上,以何種方式閱讀本不該成為問題。只是,假借網絡閱讀之名義,實則不去閱讀,甚至只想把網絡閱讀作為不想閱讀的借口,那就更可悲了。網絡閱讀只要利用好,與紙質閱讀一樣有意義。網絡閱讀改變的是方式,不是閱讀觀念的改變。因此,紙質與網絡閱讀之爭到底在爭什么,就很明確,即無論采取何種方式閱讀,必須做到“真讀”,而且要達到讀紙質書一樣的質量和效果。

有一位學生說得好:“當我選擇網絡閱讀時,我更多的是想獲取一些信息,而更多想要獲取文化、思想、價值時,我會選擇紙質閱讀。”網絡閱讀是新事物,利用好可以擴大閱讀隊伍。然而,紙質讀物的文化承載作用必須得到珍視和堅守;它更強調閱讀過程中的文化體驗和更高層次的精神追求。閱讀是反映一個民族思想厚度和高度的一個標尺,對文化的傳承、國家的發展都有十分重要的意義。閱讀,應該是任何時代公民的文化自覺。無論閱讀方式如何,只要是真閱讀,國家和民族就會大有希望。

稿源:湖北日報網

作者:劉天放

猜你喜歡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神龙宝石电子游艺